百年校庆有感(回忆录)
日期:2011年04月18日 16:43     点击:[]

施弢

 

   同济百年校庆。屈指堪惊,我留校已逾50年。细想一下,庆祝的“真谛”应在于回顾往昔之优秀传统,以发扬光大;辨析曾经之错误挫折,以引以为训。温家宝总理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:“着力提高高等教育质量”、“高等教育要以提高质量为核心”。以此为回忆之指针,不为“无的放矢”。
   文革前,学校教育的主流是上下一心,努力提高教学质量,培养优秀人才。当年主管教学的杨钦、蒋梯云等副校长,反复强调“少而精、学到手”、“基本理论、基本知识、基本技能的“三基”教学”,“提倡启发式,反对满堂灌”。种种教学原则深入心,矢志不渝。杨钦先生还作比喻:“讲授给学生一杯水,备课要有一桶水、”“备课时要把学生当秀才,讲课时要把学生当白痴”(诲人不倦,百问不厌之意)。当年讲授物理课程的江之永先生,讲授结构课程的王达时先生,其讲课艺术之高超,可谓“出神入化”,传诵之盛,比之于京剧界的梅兰芳。
   在我院的前身,《建筑材料》教研室中,也都认真贯彻学校指示精神。在教材方面,在我印象中,例如沈威先生编写《建筑材料》教科书,可谓呕心沥血,十年磨剑,如南怀瑾所说:“但得流传不在多”。书成后得国内同行高度评价,广泛采用。在讲课方面,首次开课,都要在教研室多次试讲讨论,上讲台后老教师随堂听课,还有经常性的检查性听课。想当年,课堂旁听蔚然成风。由于院系调整后,同济为唯一土建类综合大学,《建筑材料》课程的规模首屈一指,故有不少进修教师来室进修,据沈威先生回忆,有时60座位教室中学生和旁听人员各占一半,不仅是学习课本知识,更多的是学习教学的方法和艺术。在实验课方面,指导教师都要预习和讨论,要求熟练;学生上课前要准备,进实验室受提问,实验中不得袖手旁观,每个人要受到操作技能的训练。吕宗祺先生是一位实验室的老职工,他的忘我、无私服务和高超的技能是全教研室公认的楷模。
   对“文革”前,还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,就是经常看到校教务部门对教师“拖课”的通报和不点名批评,看来是“顽疾”,影响学生的正常教学秩序。看来,这也可算是“一桶水”无处浇灌的“苦恼”。
握笔沉思,浮想片刻。百年沧桑,有一批杰出的同济人为国家的教育事业作出了实质贡献,留下深深足印,他们不是行色匆匆的过客,值得我们毕生的敬仰和怀念。略书感言数语:百年沧桑,人事俱非;名校风流,文脉传承;创新之策,务实求真。
   最后有一粗浅建议。我认为假使请来校参加庆典的众多校友,能依据离校前后的亲身经历和感受,秉持“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”的坦诚精神,对学校提出些建设性详尽建议,这可能是一份极其宝贵、无可替代的最有价值的礼物。 

 

作者:施弢,1981.12~1987.6期间任建筑材料工程系党总支书记

 

© 2015 同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| 电话:021-69584723 传真:021-69584723
地址:上海市曹安公路4800号同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| 备案号:24458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