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活的美好回忆(回忆录)
日期:2011年04月18日 16:50     点击:[]

冯明

 

   三月十二日正值植树节,万物复苏,一派勃勃生机。老班长来电话:今年是同济大学百年诞辰,材料学院建院五十年,同学们借此机会再相聚上海。听后不由小声叹息,当年毕业时不满22岁,转眼间毕业都23年了,同学们也步入中年,同济五年校园生活历历在目,仿佛还是在昨天。
   我们是一九七九年九月入校,恢复高考的第三期大学生,也是所谓“新三届”大学生。“新三届”大学生日后成为中国政治、经济舞台上的主力军。八四年七月毕业后,我们建筑材料工程系(现在材料学院)硅酸盐专业50多名同学天南海北,奔赴不同的工作岗位。而今同学们在工作、事业上卓有成就。每每想起校园趣事,多有感慨。
七、八十年代大学生读书时生活费主要靠国家助学金(现在称为奖学金),我们班上同学一半以上来自农村和中小城市。大多数同学享受一等助学金(每月20多元),上海同学也能享受二、三等助学金(每月10多元)。我来自江西九江,当时享受一等助学金,家里每月只寄10元生活费,现在的大学生肯定觉得不可思议。我们的生活费除了吃饭就是买书。对于七、八十年代大学生来说,书就是精神食量,课余时间大多都是在教室和图书馆度过的。
   除了读书,我们班当年也多次组织活动,如有一次春天骑自行车到松江看桃花,中途有的同学体力不支,几名同学用绳子牵着自行车往前行,现在想来此情景历历在目,同学间的互助友情令人动情。让我记忆较深的是当年为解决组织课余活动的经费短缺问题,我们自己动手制作书签义卖之事。
   我们是穷学生,当年也没有勤工俭学或做家教来赚钱。班委会、团支部商量决定制作同济校园风景书签,卖给新来的大学生贴补班费。这些事情记得是发生在1983年大四下学期。那个年代,大家对书都很爱惜,大家每本书里都夹有几个小书签,方便阅读。书签的式样多种多样,书签上的内容有山水风景的、有唐诗宋词的、有名人名言的等等。书签长约10-15厘米,宽约2-3厘米,质地多为硬纸张,价格一角钱左右。现在市面上很少能看到书签,就是在书店也很难买到。我等几位同学拿着135照相机在校园主要景观拍照,如:校大门、图书馆、大礼堂、一.二九礼堂、理化馆、文远楼等。经过筛选,选出校大门等八张景观照片。本人临摹舒同“同济大学”字体,配上风景、花鸟画再拍照,设计了一套八个精致、漂亮的书签图文。我们利用课余时间在我们系的暗房里,先将相纸按尺寸切好,再将校园景观底片和设计图文底片在放大机下两次曝光,然后显影、定影、上光。用打孔机打上小圆孔、系上丝绳,同济大学景观书签经过我们辛勤的劳动做出来了。小小书签看起来简单,制作程序却很复杂,我们用了几周的时间制作了近500套书签。班上同学每人分得一套书签,剩下的我们准备卖给其他同学。转眼新学期开学了,83级新生也陆续报到。班上同学抓紧时机分头在吃饭时间里到学校几个食堂去卖书签。没想到我们的书签非常受欢迎,几天400余套书签销售一空。大多数是新生买后寄给中学同学、老师和家长。一是让他们看看同济大学的风景,二是把书签作为纪念,礼轻义重。我们自己一算也赚了几百元。现在想想,当时我们就算是有市场经济头脑。
   八四年下学期开学我们就开始准备毕业纪念册的事宜。毕业纪念册学校统一印制,十几元钱一本,纪念册上每位同学的照片由各人提供。每个同学只需提供自己最潇洒、最漂亮照片的底片给班上,其它事情由班委会搞定。同学们把自认为自己潇洒、最漂亮照片的底片交给班长,还是由我们几个同学借用系暗房里进行照片冲印(我们班上有多名同学在校、系学生会任主席、部长,也算是“以权谋私”吧)。纪念册、照片冲印的费用全部由我们制作书签赚取的钱支付。纪念册有班主任柯为昆老师、辅导员张雄老师、任课冯铭芬老师、卢旺达留学生加隡斯拉及全班同学的照片和留言。张雄老师的赠言:“冰碳不言,冷热自明”,班长王中平同学的赠言:“求实的精神,沟通了我们的心灵,默契的配合加深了彼此的友情,今朝惜别何时再相逢,愿君珍重,衷心地祝你早成才”,莫凡同学的赠言:“春天是美好的,友谊是难忘的,愿我们在明媚春天相会”,同寝室同学沈春国的赠言:“事业+生活=人”,“……!”。我时常想起这些赠言,想起这些激励着我的老师和同学,想起我们的同济。当年我亲手制作的书签仍静静地躺在书本里,而同济的美好回忆却永远珍藏在我的心里。 

作者:冯明,我院84届毕业生,现任中国中材集团武汉建筑材料工业设计研究院副院长、高级工程师、国家注册监理工程师、国家注册咨询工程师、高级职业经理人。
 

© 2015 同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| 电话:021-69584723 传真:021-69584723
地址:上海市曹安公路4800号同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| 备案号:2445851